我们和30名乡镇干部聊了聊他们的工作
作者:调研中国   2020-12-28 17:38:29

公务员在很多人眼里是一个香饽饽,很多人都觉得公务员清闲,刻板印象里都是“一张报纸,一杯茶,一坐一整天”,福利多,还是铁饭碗。

 

然而,今年年初,一张反映基层干部在防疫工作中分身乏术的漫画,引起不少网友关注。漫画中的基层干部,耳听八方眼观四路,还要“动手动脚”,既要看相关文件、群内消息,要听上级指示、群众意见,还要排查登记、填写数据、上报情况……这幅漫画,道出了基层干部在面对疫情时的“压力山大”。


图片


乡镇政府作为五级政府中的最基层的一级政权,是将政策措施真正贯彻落实到群众的最直接主体。在各种体制机制改革推动政府职能下沉的趋势中,基层政府承担的面向群众和企业的管理、服务职责越来越大,负担也日益加重。2018年中共中央办公厅发表了《关于解决形式主义突出问题为基层减负的通知》,可见基层的过劳问题已在全国范围内普遍存在。

 

2020年暑假,《南风窗》调研中国浙江工业大学公共管理学院的轻松基层调研实践团队,走访了浙江省杭州市、宁波市、台州市、湖州市四个城市的13个乡镇,利用线上线下相结合的方式,访谈了30名左右不同岗位的乡镇干部,试图呈现浙江省13个乡镇的干部普遍存在的过劳现状,提炼基层干部“过劳”的产生机制以及“过劳”问题背后的原因。


图片

团队实地参观浪川乡芹川村


图片

团队在浪川乡人民政府门口合影


团队从收回的200来份有效问卷数据,以及实地调研的10万字访谈资料,对基层过劳的现状进行拆分梳理。从政策创新、“层层加码”、考核督察、队伍配置、职能分工五方面详细阐述了浙江省部分乡镇基层干部的现阶段工作压力:


团队调研发现,一些上级领导热衷于新的提法,然而实际工作并无太大变化。L乡干部反映:“有的‘创新’举措要求在农村推广APP,农村里许多老年人不会使用智能手机,甚至没有智能手机,最终都是我们给老人安装为了应付指标。” 可以看出,一些颇具出发点好的“创新”政策在基层强推,却因脱离实际很是折腾干部,给基层平添负担。


图片

团队采访德清县雷甸镇乡镇干部


图片

团队成员与淳安县浪川乡进行面对面交流


“层层加码”主要体现在任务要求与时间上。任务要求体现在指标上,D镇受访者表示省里任务仅要求收集姓名,但县里会要求收集更多信息。任务时间体现为“层层加紧”,D镇上级会压缩任务时间,催促下级完成任务,超时影响考核。不同层级缺少沟通也导致时间上“想当然”地缩短,L镇受访者谈到“县里没有考虑到乡镇是一个人完成,他们可能也比较急,所以只能让我们就尽早的上去”


团队调查问卷中,77%的受访者表达了对痕迹考核增加工作压力的不满。L镇有干部表示“年底考核多,平时工作业务上都是表格上交,但年底考核的时候还是全部纸质,造成重复工作”。二是考核评价指标多且不合理。L镇干部认为报表、工作内容中“虚”的东西多,“实”的东西少,干部表示自己的工作应少坐办公室做文书工作,“多去村里看,和村民聊聊,才能知道村民真正需要什么,现在的工作状态主次颠倒了”


图片

团队参观宁波胜山镇党群服务中心


图片

团队与宁波胜山乡镇干部们合影留念


此外,薪酬、福利不到位,如无加班工资、餐费补贴等以及乡镇基层机构数量和人员配比不合理,上级主理创新任务、乡镇干部承担执行任务的责权不匹配,造成“上面千条线,下面一根针”等都是导致基层干部压力过大的主要矛盾集中点。


针对这些问题,团队也提出切实可行的建议,如提供相应技术设备和平台支撑推动办公信息化,无纸化,提高效率;健全政府职责体系,确定清晰合理的权责利边界;建立利益诉求与表达机制,聆听基层政府诉求;改变薪资补贴结构,落实车油补贴、孕期工作额外补助、加班补贴、餐饮补贴等多类补贴项目等。


图片


图片


这是2020年调研中国第三场校园报告会,正如团队成员在调研心得里所说:“这个暑假,我们从惊叹于现实和文献的差异,到探寻乡镇干部工作体制中隐藏的问题,再到如今对乡镇政府的人员结构发出疑问,回过头来看看,惊觉原来一直成长的不是只有我们的课题,还有一起努力寻找答案的我们。”



调研中国,且行,且成长。